边边边边镜

算是生贺吧【心虚】

一个很不走心的生贺

也只有脸可以看了

一个很粗糙的入党费

【如有撞图,我的锅】

画个毛哦不画了,手残

【头发是乱画的】

一只白糖,头次用sa正在摸索中。【我在画个啥子啊】

嘣!!!!!

有病的小段子

麻麻,乐乐侠不是无敌的吗?

是啊

但为什么库拉回来了他没回来啊?

因为他和摩乐乐私奔了【不是】


我不能在白嫖了,是时候该交费了

画嘉德罗斯时画崩了好气哦